推广 热搜: 论文    经济    自考报名  改革  发展  社会  上海  医学论文 

论风险预防原则的国际法律地位

   日期:2021-07-23     来源:www.meaoch.com    作者:未知    浏览:329    评论:0    
核心提示:现在,有关风险预防原则的国际法律地位问题,国际社会尚未达成协议,分歧主要集中在风险预防原则是不是已形成为一项习惯国际法规则。

[ 参考文献 ]

[ 1 ] 陈海嵩。 风险预防原则理论与实践深思——— 兼论风险预防原则的核心问题[J ] . 北办法学,2010,(3).

[ 2 ] 陈伟春。 国际法上的风险预防原则 [ J ] . 现代法学,2007,(5).

[ 3 ] 唐双娥。 环境法风险防范原则研究——— 法律与科学的对话[M ] . 北京: 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

[ 4 ] 牛惠之。 预防原则之研究——— 国际环境法处置欠缺科学证据之环境风险议题之努力与争议[J ] . 台大法学论丛,2005,(3 ) .

[ 5 ] 边永民。 论预先防范原则在国际环境法中的地位[J ] . 河北法学,2006,(7).

[ 6 ] 周忠海。 国际法 [ M ] . 北京: 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4.

[ 7 ] 梁西。 国际法 [ M ] . 武汉: 武汉大学出版社,2000.

[ 8 ] Danidl Kazhdan. Precautionary Pulp: Pulp Millsand the Evolving Dispute between International Tribunalsover the Reach of the Precautionary Principle. The Regentsof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Ecology Law Quarterly, 2011( 38 ) .

[ 9 ] 何鹰。 强制性标准的法律地位——— 司法裁判中的表达[J ] . 政法平台,2010,( 2 ) .

[ 10 ] Sonia Boutillon. The Precautionary Principle: De-velopment of an International Standard. Mich. J. Int'l L.,winter, 2002.

[ 11 ] 高晓露,孙界丽。 论风险预防原则的适用要件——— 以国际环境法为背景[J ] . 当代法学,2007,(2).

注释:

①如,《越界水道与国际湖泊保护与借助公约》、《东北大西洋海洋环境保护公约》、《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生物多样性公约》、《卡塔赫纳生物安全议定书》等。

②如,金慧华著:《预防原则在国际法中的演进和地位》,载于《华东政法学院学报》,2005年第6期; 唐双娥著:《环境法风险防范原则研究——— 法律与科学的对话》,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年版; 朱建庚著:《风险预防原则与海洋环境保护》,人民法院出版社2006年版等。

③如,边永民著:《论预先防范原则在国际环境法中的地位》,载于《河北法学》,2006年第7期。

④《生物安全议定书》的序言第4段、第1条、第10(6)条和第11(8) 条。

⑤如,P. Sands, Principles of International Environ-mental Law , Manchester: Manchester University Press,1995; Patricia Birnie & Alan Boyle, International Law andthe Environmental, Oxford / New York: Clarendon Press,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2;Noah M. Sachs, Rescuingthe Strong Precautionary Principle from Its Critics, Univer-sity of Illinois Law Review, 2011.

⑥如,S. M. Kaye, International Fisheries Manage-ment, the Hague: Kluwer Law International, 2001 ; D.Freestone,“The Precautionary Principle”, in Churchill,R. & Freestone, D. , International Law and Global ClimateChange, London / Dordrecht: Graham & Trotman / MartinusNijhoff, 1991 ; Lawrence A. Kogan, The Extra - WTOPrecautionary Principle: One European ? Fashion? Exportthe United States can Do Without, Temple Political & CivilRights Law Review, 2008.

⑦现在涉及风险预防原则的国际司法实践中,包括WTO争端解决机构与国际法院在内的国际司法机构,也并未支持风险预防原则已是国际习惯法这一倡导,如WTO争端解决机构于1996年和2003年分别裁决的欧盟荷尔蒙牛肉争端和转基因商品争端,与国际法院于2010年裁决的阿根廷与乌拉圭纸浆厂争端。鉴于本论文的篇幅所限,作者将另行文探讨。

现在,有关风险预防原则的国际法律地位问题,国际社会尚未达成协议,分歧主要集中在风险预防原则是不是已形成为一项习惯国际法规则。从风险预防原则在国际环境条款中的不同表现形态来看,现阶段关于风险预防原则在国际法上的地位,大家所能得出的结论是: 它已获得软法的地位,但尚未成为习惯国际法。尽管这样,风险预防原则已经进步成为世界各国对欠缺科学确定性的环境风险进行决策时所依据的一项标准。风险预防原则不只具备国际标准的内涵,更拥有一项标准应当拥有的构成要点,即风险评估、本钱效益剖析与科学研究的继续和规范的当令调整。

[ 关键字 ] 风险预防原则; 国际环境条款; 习惯国际法; 国际标准。

起来自于德国环境法的风险预防原则 (precautionaryprinciple) ,自20 世纪 80 年代被引入国际法范围以来,现在已被适用到很多环境保护范围,在海量的国际环境条款中得到直接援引或间接体现①。该原则的精髓在于强调当有环境风险发生或发生之虞时,大家不应以缺少科学确定性为由而限制必要手段的实行。风险预防原则具备有效应付欠缺科学确定性的环境风险的要紧功能。然而,从产生之日起,风险预防原则在理论和实践上都具备很大争议性,不论其具体内涵、适用要件,乃至法律地位为什么,皆仍欠缺国际共识。风险预防原则的核心问题是其法律效力问题或者说其在法律中的有效性问题,[ 1 ]即风险预防原则是不是具备真的的法律约束力与在实践中怎么样得以贯彻和实行的问题。因而,准确界定风险预防原则在国际法中的地位具备十分要紧的理论及现实意义。现在,关于风险预防原则的国际法律地位问题,域外理论界主要有以下两种看法: 一种是倡导风险预防原则已经由国家实践而进步成为习惯国际法,或者至少是一项正在形成的习惯国际法; 持相反看法者则不承认风险预防原则是习惯国际法。国内理论界有关该问题已有些研究多偏重于对海外学者看法的容易介绍和移植,大体上也是分为两大阵营,即觉得风险预防原则已经成为或正在形成一项习惯国际法②与持相反看法者③。纵观国内外有关的研究成就,其更多地关注于风险预防原则是不是习惯国际法的争论上。倡导风险预防原则尚未成为习惯国际法的学者中,鲜有学者对风险预防原则在国际法中的地位问题进行进一步的澄清和深化。以风险预防原则在国际环境条款中的不同表现形态为视角,并以此为基础界定不同用语之间有什么区别及其不一样的法律效力的现在还暂告阙如。针对现有有关研究的缺点,本文以不一样的视角,剖析论证现阶段风险预防原则距离其进步成为习惯国际法仍有一段距离,并进而为风险预防原则在国际法中的地位予以准确界定。

1、风险预防原则在国际环境条款中的不同表现形态。

纵观有关国际环境条款,风险预防原则或其理念在各条款中所呈现的形态有所不同,具体而言,共有以下四种:

( 一) 风险预防原则(precautionary principle)。

现在,在条文中直接用“风险预防原则”这一用语的国际环境条款为数不多,主要包括以下三项: 第一,1992 年的 《跨界水道与国际湖泊保护与借助公约 》(Convention on Transboundary Watercourses and Interna-tional Lakes,以下简称《跨界水道公约》) 。该公约需要缔约方遵循风险预防原则,防止有害物质导致跨界影响的手段不因科学研究尚未充分证实此类物质和潜在跨界影响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而被搁浅。第二,1991 年的《禁止向非洲进口且在非洲控制危险废物越境转移的巴马科公约》(Bamako Convention on the Ban of the import intoAfrica and the Control of Transboundary Movement of Haz-ardous Wastes,以下简称《巴马科公约》) 。《巴马科公约》初次将损害预防 (preventive) 和风险预防 (precautionary )结合在一块。[ 2 ]该公约第 4(3)(f) 条规定,对于污染问题,每一缔约方应努力使用损害预防和风险避免的办法,预防释放到环境中的物质对环境导致损害。为达此目的,缔约方应以合作的方法采取适合的手段,以实行风险预防原则。这种手段的实行,并无需以有关该项环境损害科学证据的存在为条件。第三,1992 年的《东北大西洋海洋环境保护公约》(Convention for the Protection of theMarine Environment of the North - East Atlantic,以下简称《东北大西洋公约》) 。该公约第2 条规定,公约缔约国需要运用风险预防原则,当有适当的依据觉得直接或间接排放到海洋环境中的物质可能风险人类健康、损害生物资源和海洋生态系统、破坏环境优美或妨碍海洋的其他正 当 用 途 时 , 缔 约 方 应 该 采 取 损 害 预 防 性 措 施(preventive measures) ,纵使导致这种结果是什么原因并无具体的证据,亦应这样。

( 二) 风险预防手段(precautionary measures)。

一些国际环境条款虽然没明确用“风险预防原则”这一定义,但授权或需要缔约国在符合条件的状况下,采取风险预防手段。如此的环境条款主要包括: 第一,1987 年的 《消耗臭氧层物质的蒙特利尔议定书》( Montreal Protocol on Substances that Deplete Ozone Lay-er ) 。该议定书中有关风险预防性手段的规定在其序言中。其中序言第 6 段规定,本议定书的缔约国决定为保护臭氧层,采取风险预防手段,平衡地控制消耗臭氧层物质的全球释放总量。序言第 8 段言明,缔约国注意到在某些国家或区域层面,已经采取了一些控制氟氯碳化合物释放的风险预防手段。第二,1992 年的《气候变化框架公约》(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公约第 3(3) 条规定,缔约国应当采取风险预防性手段预测、预防或尽可能降低引起气候变化是什么原因,并缓解其不利影响。当存在紧急的或不可逆转的威胁时,缺少充分的科学确定性不应当被用作迟延采取符合本钱效益手段、以预防环境恶化的原因。为使《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中规定的抑制用石化燃料的责任愈加具体与明确,1997 年12 月,159 个公约缔约国签署通过了 《京都议定书 》(Kyoto Protocol)。虽然该议定书中并没出现风险预防性手段这一用语,但其序言第 4 段仍强调此议定书需参照《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 3 条的规定。所以,《京都议定书》仍然体现了风险避免的精神与理念,并使之成为有关减量手段正当化的依据。

( 三) 风险预防方法(precautionary approach)。

用“风险预防方法”这一用语的国际环境条款主要包括: 第一,1995 年的《关于实行 1982 年 <海洋法公约> 有关保养维护与管理跨界鱼类种群和高度洄游鱼类种群协定》(Agreement for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1982UNCLOS Relating to the Conservation and Management ofStraddling Stocks and Highly Migratory Fish Stocks,以下简称《跨界鱼类保养维护与管理协定》) 。该协定第6 条对风险预防性方法作了详细的规定,需要缔约国广泛运用风险预防方法以保养维护、管理和开发跨界鱼类种群和高度洄游鱼类种群。强调在有关信息不清楚、不可依靠或不适合时,缔约国需要愈加小心,不能以欠缺适合的科学信息为由,而迟延或拒绝采取保育与管理手段。同时为了加大对不确定性风险的管理能力与有关技术的提升,该条还需要缔约国依赖可获得的最好科学信息和技术处置风险和不确定性、考虑与鱼类种群生产力和规模有关的不确定性,借助数据和研究规划评估对非目的种群、有关的种群及其环境的影响等。第二,2001 年的《卡塔赫纳生物安全议定书》(Cartagena Protocol on Biosafety,以下简称《生物安全议定书》) 。由于《生物安全议定书》的总体思想就是以风险避免的理念为基础来对转基因生物越境转移进行管理,因而,风险避免的基本原理在该议定书的很多地方④都得到了反应。不只在序言第 4 段重申了《里约宣言》原则 15,即还在正文第 l 条规定,本议定书的目的是依循《里约宣言》原则所订立的风险预防方法……并且,在实行条约第 10(6) 条和第11(8) 条中,虽未出现“风险预防”这一用语,但却包含风险避免的精神或理念。因此,有学者称《生物安全议定书》是将风险预防纳入规范的典型协议,为风险预防原则的适用规定了较低的阀值。[ 3 ] ( P172 )。

( 四) 像“风险预防”精神或理念的规定。

在一些国际环境条款中,虽然没出现“风险预防”这一用语,但却有类似的规定或手段。除上文所提及的《生物安全议定书》外,典型代表是 1992 年的《生物多样性公约》(Convention on Biological Diversity)。该公约序言第九段规定,注意到生物多样性遭受紧急降低或损失的威胁时,不应以缺少充分的科学定论为理由,而推迟采取旨在防止或尽可能减轻此种威胁的手段。尽管该条规定不像《里约宣言》及其他援引风险预防原则或其理念的国际环境条款一样特别强调风险预防方法或声明该手段为预防性手段,没用“风险预防”这一用语,但整段文字被视为是关于风险预防原则理念的讲解,《生物多样性公约》也因此被视为是对风险预防原则进行实践的国际环境公约。然而,这种序言文字的表达方法也显示出《生物多样性公约》的协议者觉得风险预防原则的理念仅供缔约国参考,而无以此原则课以缔约国实质法律义务的意图。[ 4 ]

2、风险预防原则国际法律地位之争议及评析。

有关风险预防原则的国际法律地位问题,无论是理论界还是司法界,国际社会均未达成协议。

( 一) 风险预防原则国际法律地位之争议。

学者之间的争议主如果围绕该原则是不是一项国际习惯法而展开,现在主要分为以下两种看法: 一是倡导风险预防原则是一项国际习惯法。持这种看法的学者觉得,风险预防原则在国际环境条款中被频繁引用,近期的国际环境条款几乎都吸收了该原则,加上足够的国家实践的支持,便据此得出风险预防原则是一项国际习惯法,至少是一项正在形成的国际习惯法这一结论。⑤二是不是认风险预防原则是一项国际习惯法。持这种看法的学者觉得,风险预防原则只不过一个空洞的定义,就其内涵而言,只是决策过程中的辅助兴原则,而非决定性依据。虽然风险预防原则被部分国际环境条款援引,但多出目前条款序言中,并以宣誓性质的指导方针出现。所以,风险预防原则虽被冠以“原则”二字,但究其法律性质,多是软法(soft law) ,而不具备法律上的拘束力。⑥因而,其具体内涵与法律成效皆有待进一步进步。从现有些国家实践来看,非常难说该原则已经获得了国际习惯法的地位。[ 5 ]

( 二) 风险预防原则国际法律地位之争议评析。

就以上两种看法而言,本文同意第二种看法,即风险预防原则尚未进步成为国际习惯法。依据《国际法院规约》(the 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 Statute) 第38(1) 条的规定,国际习惯是作为通例之证明而经同意为法律者。国际习惯包括两个要点: 第一,物质原因,即各国的反复实践,包括国家的行为和不可以为,即各国对于同一事件做出的重复的类似行为; 第二,心理原因,即各国的法律确信,[ 6 ] ( P96 )是指存在的通例已被各国同意为法律,即在主观上对这种通例有一种法的信念。[ 7 ] ( P45 )“国家实践”和“法律确信”这两个原因相互独立、相互补充。只有在这两方面的原因已经同时拥有的状况下,某项具备法律约束力的国际习惯才能正式确立。国际习惯是一种“不成文法”,为了证明某项规范已经确立为国际习惯,需要查找充分的证据。梁西先生与王铁崖先生觉得这种证据可能存在于: 第一,国家 ( 及其他国际法主体) 之间的各种外交文书,如条款、宣言等; 第二,国际组织和机构的各种要紧实践材料,如国际组织和机构的决定、行政命令等; 第三,国家内部行为,如国内立法、司法、行政方面的各种有关文件等。假如查不到证据,该项国际习惯即不可以确立。

现在,风险预防原则在国际环境条款中的表现形态共包括“风险预防原则”、“风险预防手段”、“风险预防方法”与“相类似规定”四种。而且,载有“风险预防原则”的条款数目明显少于载有“风险预防手段”或“风险预防方法”的条款数目,而且载有“风险预防原则”的条款地区色彩明显,这显示出国家实践更倾向于同意“风险预防手段”或“风险预防方法”,而非“风险预防原则”。“风险预防原则”、“风险预防手段”、“风险预防方法”,这部分文字上的不同并不是偶然,而是有着不一样的法律意义。[ 1 ]“风险预防原则”并不等同于一项风险预防性手段,风险预防原则所彰显的理念是缺少完全的科学确定性不应作为推迟采取符合本钱效益、且能预防环境恶化的手段的原因。其真的的功能是作为决策者对科学不确定的环境风险进行管理时的参考依据或决策指导方针。而“风险预防手段”则为运用风险预防原则所拟定的权益性的、暂时性的手段,只是达成风险管理目的的工具。而“风险预防方法”则是基于风险预防原则的理念,小心地对不具科学确定性的环境风险进行管理的决策方法。相对于“风险预防原则”为一项法律原则,“风险预防方法”所表彰的是一种理念或规范定义,具备适用上的灵活性,[ 4 ]调整技术的可能性,并与持续性的需要相适应。[ 8 ]因而,风险预防原则在国际环境条款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形态说明,现在该原则并没被国家作为通例而被同意为法律,国际习惯的两个构成要点中,无论是国家实践还是法律确信都尚未拥有。所以,现在,尚没办法得出风险预防原则已经成为国际习惯法如此的结论。

同时,尽管纳入“风险预防手段”、“风险预防方法”或“相类似规定”的国际环境条款数目相对较多,但也不据此觉得“风险预防原则已经成为国际习惯法,获得了国际法上的稳定的地位,成为处置所有科学证据不充分的环境风险所应遵守的法律原则,是拟定风险预防手段或采纳风险预防方法的依据”。由于,在载有“风险预防手段”的国际环境条款中,“风险预防手段”或者由于其仅出目前具备宣誓性质的序言之中而不具备具体的法律效力,或者由于缺少具体的实行机制而不可以对缔约国构成具体的、实质的约束,也不可以为将来国际环境条款对风险预防原则的运用提供参考依据,因而对倡导风险预防原则已具备足够的国家实践而进步成为国际习惯法这种看法而言,证据用途好像不太明显。除此之外,在用“风险预防方法”的有关国际环境条款中,如《跨界鱼类保养维护与管理协定》与《生物安全议定书》等,虽然对风险预防手段的推行机制进行了明确规定,但若要因此而倡导其对风险预防原则的法律效力有具体的贡献,尚为时过早。以《生物安全议定书》为例,虽然该议定书已经生效,但其缔约国多为不生产,甚至禁止转基因生物进口、销售的国家,而很多转基因生物出口大国,如美国,尚不是其缔约国。所以,其缔约国对转基因生物生产、销售的质与量两方面的代表性而言,好像尚显不足。同时,虽然风险避免的理念在《生物安全议定书》中多处出现,但不论在其序言还是约文中,并未出现“风险预防原则”这一用语,取而代之的是“风险预防方法”。而且在第 10(6) 条与第 11(8) 条决定程序中,甚至连“预防”二字都不曾出现。因而,风险预防原则并不可以由于《生物安全议定书》而被视为一项由法律约束力的法律确信,或是已经过相当数目的国家实践而逐步成为国际习惯法之一。

综上,从风险预防原则在国际环境条款中所呈现的形态来看,对风险预防原则已经由国家实践和法律确信而进步成为国际习惯法的论点,支持力度有限。现在,风险预防原则只能是缔约国决策过程中应当参考的一项辅助兴的、指导性的原则,而非决定性依据,更不是一项具体的、可实行的义务,不可以被赋予法律价值。因此,风险预防原则虽被冠以“原则”二字,但究其法律性质,多是软法,而不具备直接的法律拘束力。

3、风险预防原则国际法律地位之界定——— 一项国际标准。

一般意义上讲,标准是对重复性事物或定义所作的统一规定,[ 9 ]是指为在肯定范围内获得最好秩序,对活动或其结果规定一同的、重复用的规则、导则或特质的文件。标准应以科学、技术和经验的综合成就为基础,以促进最好社会效益为目的。Godard 觉得,标准是需要由与法律无关的信息来完成以产生法律效力的规范。这部分外面信息可能具备社会、经济或科学特点,但,标准不是法律规范。[ 10 ]Boy 则相反,他觉得标准保留了法律规范的特点。一项标准在规范性上是封闭的 ( 与其他的法律规范相一致) ,而在认知方面是开放的 ( 它需要涉及道德、社会规范与经济规范等方面) 。

从起源看,国际标准通常被看做是由有关的国际机构拟定或开发的,具备自愿性,它们本身并不带有法律规则所具备的那种直接约束力。因而,国际标准不是正式的国际法渊源,它们介于法律规范与非法律规范之间,是一种国际“软法”。进步和实行国际标准的主要为了提出“游戏规则”或最好的实践,从而为行为的结果提供适当的可预期性,为衡量行为的适合性提供一个框架。

无论是从国际标准的内涵,抑或是性质方面与构成要点来看,风险预防原则都是一项国际标准,是世界各国在面对不具科学确定性的环境风险进行决策时应当参考的一项基本准则。

第一,风险预防原则经过 30 多年的进步,其理念现在已被竞价到很多环境保护范围,被海量国际环境条款直接援引或间接体现,符合一项标准所具备的被重复用的内涵。第二,从上文的剖析可知,风险预防原则虽被海量国际环境条款所采纳,但表现为不一样的四种形态。而且,直接援引“风险预防原则”的条款数目明显少于“风险预防手段”或“风险预防方法”的条款数目。同时,在纳入“风险预防手段”或“风险预防方法”的国际环境条款中,因种种缘由不可以对缔约国构成具体的、实质的约束。就法律性质而言,风险预防原则是软法的范畴,符合国际标准本身不具备法律规则所具备的那种直接约束力的特质。第三,虽然现阶段,风险预防原则距离进步成为习惯国际法,仍有一段距离,但,风险预防原则对于处置环境风险的重要程度,却毋庸置疑。这一点已被海量国际环境条款直接援引或间接体现的事实所证明。因而,确立风险预防原则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世界各国进行风险决策提供一个参考准则和指导方针,给风险决策者提供一个决策的正当性基础,这也符合一项标准应当具备的目的。最后,从风险预防原则的如下构成要点来看,风险预防原则也拥有一项标准应当拥有的框架结构,这部分基本要点不只被体现风险预防理念的国际环境条款所包含,也在国际司法实践中被多次提及,因而成为世界各国进行环境风险决策时应当遵循的规则: 第一,风险评估。肯定阀值风险的存在是适用风险预防原则的首要条件条件。很多直接规定或间接体现风险预防原则的国际环境条款都对适用该原则的风险阀值进行了规定。[ 11 ]因而,作为现代环境保护主要方法的风险评估,就成为严格的风险预防政策的基础。第二,本钱效益剖析。风险评估是事前剖析,而本钱效益剖析则是对某种政策推行成效的预期。打造一套切实可行的风险预防标准的重要原因是要纳入本钱意识。《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规定所采取的风险预防手段需要 “符合本钱效益”(cosplayt - effectiveness) ,以利于确保“全球的利益”。《里约宣言》也规定,预防手段的拟定,需要符合本钱效益。目的是期望一项符合风险预防原则的手段所产生的本钱与预期的收益成比率,即本钱与效益符合比率原则(principle of proportionality)。第三,科学研究的继续和规范的当令调整。科学不确定性是风险预防原则的核心,根据相反的逻辑来推理,科学空白的填补将自然地致使对基于风险预防政策的放弃。为了确保基于风险避免的政策不成为贸易保护的借口,大家有必要使风险预防手段的实行与有关科学常识与信息的持续采集与规范的当令调整紧密相连。2010 年 4 月,国际法院就阿根廷与乌拉圭纸浆厂争端涉及风险预防原则裁决中,也是采取如此的态度,觉得当事国有义务继续采集科学证据来证明其限制手段的合理性,或者在科学已经证明有关商品无害的状况下,放弃贸易禁令。

现在,风险预防原则在国际环境条款中呈现出至少四种不一样的形态,这部分不一样的形态就预防性规范或手段的实行而言,理应有不一样的法律效力或意义。现阶段,风险预防原则与其进步成为习惯国际法之间,仍有一段距离。但,风险预防原则对于处置日益复杂且常常具备科学不确定性的环境问题具备尤为重要的意义。从一系列的国际环境条款对风险预防理念的援引可知,国家对不具科学确定性,但大概发生紧急环境灾难的风险负有防治的义务,已成为国际共识。所以,风险预防原则对于决策者在处置有关问题时,至少应当具备国际标准的影响力。为此,本文觉得,现阶段风险预防原则只不过作为对不具科学确定性的环境风险进行决策所依据的一个标准,而不是一个强制性的国际法规则。该项标准的具体内容包括: 遵循客观的风险评估程序,界定社会可同意的风险水平; 预防性手段的拟定需要符合本钱效益需要; 继续进行科学研究,获得额外信息以对风险预防手段进行重新审查,并进行当令调整。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